深刻、独到、精致、有料
2014五月23

天堂海岛难逃毁灭命运? —— 马尔代夫观行记

王宁彤

西方人喜欢称呼马尔代夫为“失落的天堂”,一方面是因为它远离尘世的天然美景;另一方面,也因为它在不远的将来可能会被海水淹没的预测。这一个个如天堂般的海岛,甚至没有自己的淡水和电力,这里的绝大多数的物资都依赖于岛外的进口。气候的变化,更是让岛国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

一部英国人拍摄的纪录片《岛国总统》,零距离地跟拍记录了马尔代夫前总统纳希德如何投入环保,参加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过程。

纪录片的开头,前总统纳希德乘坐马尔代夫的内陆飞机飞越印度洋上空的时候,看着星星点点的岛国,纳希德说了这么一段话:“我在这个国家上上下下地飞过无数次,即便你一辈子住在这里,每次看到这样的景观,你还是会被打动。历史学家曾指出,这里的人们与海相伴,生活了几千年。但是世界在改变,全球在变暖,海平面在上升。人们在这里的生存问题是非常脆弱的。如果我们不阻止全球变暖,将毁灭马尔代夫。作为总统,我认为最重要的战斗,是为生存而战”。

 

 

作为一位在西方接受教育的年轻总统,纳希德懂得如何运用媒体来进行最大可能的宣传,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个印度洋上80%的土地低于1米的小岛国所面临的生存危机。他组织了岛国联盟,带着氧气瓶潜入水底,几个联盟的国家代表在海洋深处的水里签定碳排放协议,一时间引起众多世界媒体的关注。马尔代夫是否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因为环境问题而导致的“国际难民”,这成了众多环保主义者关注的问题。

 

协议中,纳希德呼吁各国把碳排放减少到一个更为安全的指标,350PPM(一百万体积的空气中所含污染物的体积数),而今天我们的指标是387PPM。这个安全的指标是纳希德找到英国牛津的专家论证得出的数据,是出于马尔代夫不被海水淹没而定的。纳希德说,我们正在尝试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世界知道如果对全球天气变化不做改变的话,将会对马尔代夫产生的影响。

如果说海平面上升,岛国被淹没的可能性是在几十年上百年的未来的话,2004年的海啸对这里的人来说就是一场活生生的噩梦,人们突然意识到环境问题的迫切,人类在面对自然灾害的时候是多么的脆弱。这场突如其来的海啸让马尔代夫50%的GDP在一个小时之内就消失了。

和法兹尔走在他所生活的居民岛上,说起这场海啸,他依然感觉惊魂未定:“海浪是从岛的这头袭来的,当时是在早上,大概9:30的时候,我们正准备去踢足球。海浪卷过来的时候,我们就拼命往岛的那头跑,因为那边地势比这边高,这整个地区的房子都损坏了。现在政府盖了45栋新的房子。

(法兹尔在附近岛上的度假村工作,五分钟的海上路程让他可以有便利的条件经常回家看看。)

(远远看到爸爸的小儿子穿着踢踏板飞奔过来一头扑进法兹尔的怀里。)

 

(在父亲的鼓励下,这个有着非常帅气长相的四岁男孩腼腆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作为见面礼,顿时把我的心都融化了。)

 
最近一些年,马尔代夫的很多居民岛开始出现了被海水大面积侵蚀的问题。这里的每个岛屿都有两道屏障,第一道是岩床,第二道是绿色环带,如果这两道都被冲蚀的话,这个岛就会被毁掉。

很多媒体甚至电影对马尔代夫可能会迁移到别的国家有着种种的猜测和预想,例如在印度或是比较开阔的澳大利亚购买土地。但是很多马尔代夫人却有着天然的积极态度。有人认为这可能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因为人们总是在一个建设的过程中,一方面岛不断地受到吞噬,另一方面也在不断扩大。所以总会得到补偿,而保证会处在海平面之上。还有的回答更为直接和天然,最后会怎样,那要看真主的旨意了。

 

 

岛上男性的工作主要有两类,捕鱼和旅游业。曾经是这个岛国支柱型产业的渔业虽然如今被旅游业取代了,但是它在当地人的生活中还是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渔民们每天需要在凌晨出海去打渔。

哈兹的父亲就是一辈子的渔民,从小他就和父亲一同出海捕鱼。但是他现在已经在度假村找到了一份工作,带游客去体验海钓等等海上活动成了他的工作。

我们驾船出海去钓鱼。 这是一个叫做koodoo岛的海域,有着马尔代夫第二大的鱼类加工厂,附近有很多的鱼群,是海钓最好的地方。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海钓,快艇的激情与速度的确让人兴奋和激动。我们把仿真鱼饵挂上钩,减慢船速,等着鱼上钩。

 

哈兹说:“我们在潜水中心工作,鲨鱼其实并不危险。我们潜水的时候它们就游的很近,它们不会攻击我们。因为你的肉不够香,哈哈。我听说是因为这里的海鱼类太多了,这里的鲨鱼太容易就能填饱肚子,所以就对人类不感兴趣了。这是一种理论,但是我认为鲨鱼有很多种类,最危险的鲨鱼是大白鲨,但是这里的海对它们来说太热了。我们这里有虎鲨,但是不容易看到,它们也很少会有攻击人类的行为。我是马尔代夫人,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我只听说过很少的几次鲨鱼攻击人类的。它们一点都不危险。Nina: 所以当你潜水遇到鲨鱼的时候,你跟它眼对眼,也没问题。对它们这样过来,看你一眼,就游走了。”

正说着话呢,传来鱼线的报警声,鱼上钩了!我们蹦起来扑向船头。我申请了收线的工作,它需要以快速均匀的速度完成,没有经验的话的确会让手酸到不行。有船员站到了船舷张望:“好像是条参鱼!”这是条美丽的银色大鱼,当我看到它被巨大的铁钩钩着拽上甲板时,仿佛通感了鱼嘴的疼痛,之前的兴奋和激动马上被另一种晕眩感淹没,最后只能背过身去,不看。看来不会钓鱼的人运气都好,还没缓过神来,又上来了一条。这回是条大个头的金枪鱼。我们打算马上把它放生了。看来我不是一个称职的钓鱼的人,钓一条放一条,看到它们在水里游更开心。

 

哈兹说,我们祖辈都是依靠海洋的给予而生存的,但是他能理解我的感受。其实马尔代夫政府对海洋的生态有着严格的监督和限制,例如禁止捕捞和购买一定体积之下的海龟和乌龟、龙虾幼子以及准备产卵的雌性龙虾,禁止游客收集珊瑚和贝壳,任何建设项目都不允许使用珊瑚礁石作为原料等等。最近一些年因为环境的改变,对马尔代夫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影响。例如1998年,厄尔尼诺现象导致了世界各地许多珊瑚的死亡,马尔代夫的珊瑚遭受的损害尤为严重,在大部分地区的古老硬珊瑚都死了,要恢复和移植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马尔代夫的大多数岛礁都是与大型的珊瑚礁相连,而且有着美丽的中央泻湖,环礁Atoll这个词就是马尔代夫的迪维希语对国际专业用语的一个贡献。虽然是一个印度洋上的小岛国,几千年来,人们靠海而居,在这里生生不息地存在着,生活着。在首都马累的鱼市和果菜市场上,你能真切地体会到浓郁的生活气息。曾经这里是来自东非和阿拉伯各国商船的停泊港。

(第一次看到原来香蕉花是紫色的,而且这么大。)

(港口在卸载的黄鳍金枪鱼,个头之大,把我惊着了,据说日本人会花很高的价格购买这里的金枪鱼。)

 

近30年的旅游业发展,也让马尔代夫的地理和文化生态发生了变化。尤其是最近十年来,旅游业的收入达到了在GDP中占28%,在政府的税收中占90%的比例。1978年,马尔代夫成立了旅游部,主要负责旅游业的发展,它的另一项重要职能是制定和实施环境保护政策以及相关的规章制度。

在各大度假村中,环保是一个必须和发展同时考虑的问题。根据规定,度假区大都设置在那些人口稀少的岛屿上,而且必须自己提供基础设施,例如供水、供电、污水废物处理系统等等。

 

 

很多酒店在做基础建设的时候就特别注重环境的保护。比如他们很关注资源的重复利用。在别墅里这些地方使用过的水会被处理,重新被利用在景观的用水中。同时,在一些酒店里,当游客打开空调的时候,会产生一些热量,这些热量我们把它利用成给别墅的水加热的能源。如果游客不想更换传单浴巾,酒店会有一张卡片,需要清洗更换的时候就可以填写,不然的话,就不用天天更换。

 

在哥本哈根环境大会前夕,纳希德飞到英国、美国、印度去寻求大国的支持。纪录片中的这个总统遭遇了众多的冷遇、不理解甚至误解。也真实地记录了这位年轻总统的激情与低落。纪录片《岛国总统》让人深受感触的一点是:对一个小国家而言,在国际舞台上要让世界听到她所发出的声音,是一项多么艰巨的挑战,无论它所传递的信息有多么急迫。

 

在哥本哈根的一次媒体见面会上,纳希德做了简短的一次演讲:“四年前,我开始了我的政党,尽管困难重重,我们拒绝放弃所有,我们在马尔代夫的民主之战当中获胜了,一年后,他们同样告诉我们挽救气候变化也是不可能的,但是今天,我在这里告诉大家,我们拒绝放弃所有,我们要继续前行,面对重重困难,最后我们希望能够达到那个至关重要的数字:350!”

(在首都马累的一辆出租车上,我们意外发现这位司机居然和拉希德总统有过很特殊的一段交往。)

哈桑·萨瑞夫说:“我个人而言,也很了解他。当他在监狱的时候,是我照看的他。我们在监狱里庆祝了他的27岁生日。那时他对我们说,我们没有媒体,没有电视和报纸等等去自由言说,但是这一天会到来的。现在,我们可以了!他还曾经对我说,如果我们不创造政党,我们不能改变一人独大的政府。他很了不起,22年前就已经谈到了这些!”

纳希德可以说是一个斗士,在上任之前为民主的理想而斗争,他结束了马尔代夫长达30年的专政,上任之后又为环境问题而战。因为全球没有一个共同文件来约束温室气体的排放,这将导致人类遏制全球变暖的行动遭到重大挫折,也关乎马尔代夫是否会被淹没的未来。但是要让192个国家共同签署同一个协约有着太大的难度,就在哥本哈根的会议快结束之前,这项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奇迹般地通过了。这不能不说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纳希德的竭力争取。

也有人认为人类的技术完全可以让马尔代夫存在于海平面之上,纳希德的环保行为是带有政治色彩的活动,但是无论如何它对我们生活的世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毕竟,自然并不是用来对立、改造和攫取的,它需要我们有节制地与它同在才能生生不息。用纳希德的一句话来说,不希望将来会因为我们努力不够而后悔。

http://t.cn/zH1XBuY 如果您远游外地,深深想念家乡的酸辣粉,如果您曾经来过重庆吃过一次就念念不忘,也试试我们的吧,让您的唇舌,习惯家的味道……

光影 影讯 挖图 话说 轻生活 联系电邮: d5yuansu#gmail.com(# 换成 @). 站务捐助(感谢支持) 渝ICP备17002209 斗地主 干邑 衬衫搭配 365bet官网 365bet 3D打印 深圳论坛 餐饮加盟开店 loct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