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独到、精致、有料
2013二月22

透视“三亚旅游悲惨遭遇”事件

独园居士

——本文乃“恶的传染性”系列文章之一

 

 

2012年12月19日晚22时30分左右,海南三亚市夏日百货商场门前停车场。当事人翁志刚和妻子岳丹、李建林和妻子沙志静4人因所驾的保时捷轿车底盘被水泥块刮蹭,而后发生的故事,在最近的互联网算是一个声势浩大的事情。翁志刚的妻子通过互联网求助各路媒体和广大网友的关注,还制作了一个叫《三亚旅游悲惨遭遇》的视频。与此同时,海南三亚市委宣传部、公安局则据此回应,完全成了另一个版本《称系游客滋事打民警》。

 

 

我们看到、听到的只是一堆杂乱无章的信息,可我们为什么要相信并据此去评定哪些事情更像是真实的?同时我们又借用什么来证实自己所做的推论真的是正确的?在推论之中,我们是否能确保自己的导向是没有偏离正常情形的?而“三亚旅游悲惨遭遇”这一个近期在互联网虽然热门的事件,这些元素都是可以从中窥透出来的。

 

 

完形心理学里有一个理论是这样子说的:人类会将分散的信息组成一个整体来接受。这种整合并不通过思考,是无意识的。人也不能通过思考来消除这种感受。乍看这个完形心理学理论,我们可能会觉得有些莫名奇妙,这都说的是什么啊?翻译成我们最常见的语言,特别简单:我们接受的信息,更多时候只凭借自身的直觉,而非是去观察、调查、研究和思考。第一时间得出的结果,会觉得更接近真实。

 

 

分散的信息

到目前为止,“三亚旅游悲惨遭遇”事件的真相还不敢说全部公之于众了,但这并不会妨碍支持双方的站队姿态。

 

 

当事人翁志刚的妻子岳丹在发出求助视频的时候,在整个事件之中,她算是先声夺人。虽然我们一直希望,想说话的时候最好先想清楚然后再好好说,可希望有时候就止步于希望,并不适用于现实。岳丹试图告诉世人的信息主要是,她非常可怜,本身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去旅游还突遭横祸,尤其是警方的暴力执法是多么的残忍。重点则摆放在如此没有天理的事情,自己就是委屈的一方,却还要遭受恶人恶法的惩治乃至极可能被判刑。

 

 

到海南三亚市宣传、公安两个职能部门所公布的视频真相里,事件像是乌龙大翻盘。警察的暴力执法抹的一干二净,相反是当事人之翁志刚、岳丹等人的寻衅滋事格外显眼。

 

 

很多的时事评论人,把这个事情已经归类到罗生门事件,未知真相,只见各方还在各自的进行无罪自辩。时事评论人是专业的,有所专攻,也会很自然的把整个事件联系到政府公信力的缺失,并由三亚市的一个派出所上溯到整个中共政府的公信力危机。自然也说的上,但这个事件并没有依此而落下尘埃。

 

 

由三亚市宣传、公安两个职能部门公布“真相”之后,新的一轮地域歧视风波正式上演,东北人对阵海南人或海南三亚人。以致于2013年2月21日的《黑龙江晨报》特郑重其事的做了一篇报道《反对个别事件标签化》。

 

 

地域歧视的喧嚣刚起之时,公布的信息里有保时捷的信息,稍后更有人大力追溯这个翁志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后台是什么?都追溯到他父亲的身上去了。

 

 

而后岳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我们也有错,还喝了酒。但转过头来就是矛头扎的更狠更直接:当我们都不具有行为能力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暴打?为什么还要遭受喷射不明液体?为什么在拘留的过程之中接受那么多非人的待遇?

 

 

事件的评论

贴标签是快速传播的一个极好办法,尤其是互联网时代里,如果没有一个极具噱头的标签,会迅速的被覆盖,想要彰显的声音也只像是对空气说了几句狠话而已。岳丹最早的视频就是利用了当下的最流行标签之——行政乱作为,引发仇官(敌视权力)的风暴。而到了整个事件的后期,仇富这个标签也被翻出来了,甚至在凯迪论坛里,有心人非常牛逼的把翁志刚父亲所在的老家国土部门土地招投标的公示都拿了出来,以此证实里面有官商勾结牟利的事情。仇富再度被浇了仇视贪腐的汽油,这把火将会烧的更旺。

 

 

但依据完形心理学的理论,我们可以来看看各路支持者、反对者、力求公允的中间人士各种言论。

 

 

[沙漏人生2010] 别乱用同情心,好好想想,敢打警察和保安的人会是普通人?会是好人?我只觉得,活该,平时嚣张牛逼惯了,被打死也自找的。——这是2月14日凌晨2时前后我采摘的评论记录。像这样的评论有时候挺让人无语的,但这又的确代表了一些本能的、感性的评论视角,试问一个真正的“良民”在遭遇恶的强加时,不就是悄悄地绕行了吗?谁敢与之相抗衡?那么嚣张的原因是真的无法平息的气愤,还是逼上梁山的无奈?又或是纯粹就是自身也是一个下三滥,平日里牛逼成惯性,这回不巧的硬碰硬的吃了亏?

 

 

[Terminallllllll] 真应该把这个黑木耳打死,傍个大款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翁志刚与岳丹是合法夫妻,就算家中富裕能开保时捷,但这和傍大款的性质还是完全不同的吧,更可惧的就算岳丹真是有什么不堪之处,与黑木耳有什么关系?

 

 

[罗棋允Qy—湖南长沙]放你妈的狗屁,先不说当事人的错,你们警察在已经制服对方的情况下还群殴当事人。还有劝架的老人和白衣男,也被你们打晕了,难道他们会为了陌生人来抢你们的枪。说出来鬼才信——信者恒信,疑者恒疑,直接就否定我不说当事人的错,只是单一的针对公权力的一方,显而易见。

 

 

力图以公允的中间人出现,作为调停力量的,也有。如《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三亚“旅游门”当事游客称警方视频掩盖暴力执法》,作者刘志权。他的意见如下:信息泛滥的时代,叠加信息剪裁的技术,真相往往成为稀缺品。在这起三亚事件中,非但难以采信一家之言,甚至是视频这样的“铁证”,眼见也未必为实。当事双方公布的片断,单看其中任何一段,都足以让我们产生对某方的同情和对另一方的义愤。断章取义和选择性关注,往往会产生“真实的谎言”。……可以说,面对芜杂的信息,作为舆论主体的公众,看似主动,却往往陷入被动。要保持自己的独立,需要时刻抱守理性,并对预设的立场、情感的波动保持一份警惕。然而,真正要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因为理性有赖于客观真相,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他们难免会“呛水”。

 

 

力图以公允的中间人出现,作为制衡力量的,也有。如《钟山说事》2013年2月18日之《易碎的公信力》。在钟山眼中,政府职能部门的暴力执法是大大的不该,人民警察是人民的保姆,如果保姆变成一种恶的势力,试问人民如何想法?同时对三亚市乃至整个政府的公信力缺失做出了自己的独特解读。

 

 

所有的评论,都是对的,这个对的是一个特定词,只适用于完形心理学的解释。他们都是从自己的主观角度去随时解构特定的事件,像《钟山说事》整个“三亚旅游悲惨遭遇”就只是一个底片,其解构而出的信息量远比事件的可能性还要大、还要远。而作为普通的一些阅读者、视频观看者,他们的评论也多数是依据自己的本心而发。

 

 

恶的传染

如果把整个事件归纳起来,细细品读之。恶的传染性是有的,那么我们需要干的第一件事,是确立一下我们现在准备要谈论的这个恶是什么?以及传染性又是什么?建构的命名一定要把名目意思说清楚。

 

 

我们要讲述的恶是一个行为结果过程中呈现出的倾向性,既非先行直接进入人性本善或是本恶的争论,这个争论千百年来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结果,还是源于人们更愿意相信什么就是什么罢了。也非是直接依据结果来判断这个事情是否属于恶,即不做价值判断。而是探求一个关于在行为结果——产生过程之中恶所呈现出的倾向性和传染性。

 

 

整个“三亚旅游悲惨遭遇”事件中可以称的上是恶的,第一样是恶意的误导。这个恶意的误导像岳丹所提供的视频,为什么刻意的把自己人挑衅这段给掐掉?这种欺骗如同整个旅游遭遇中的刚开始是一样的,如果他们是文明出行,这件事会不会发生?如果他们在殴打他人的时候能多少匀出一点时间,让自己思考一下自己的行为是否真的适宜?那么这个恶就不会滋长,起码绝不会到达现在的这个程度。

 

 

第二样恶是强势的恶。警察代表着国家的公权力,其本身的行为就不可以只是个人的意气行为,暴力执法本身就是违法违纪的。不能因为平时与电视摄像们约好之后去行动的时候,就假装彬彬有礼,等到没有监管的时候,就肆无忌惮。这种恶就是典型的当面一套,背后放枪,而且打的尽是黑枪。与之相关的还有事后弥补之法,如此的正义凛然,却把后面的暴力执法之负面镜头予以掐断,并声称提供视频的商场以为事态得到了控制,终结了拍摄。这确实过于低劣,骗的了谁?要想人信任你,首先你得有一个可以让人放心的理由。

 

 

第三样恶是贴标签之恶。贴标签的目的是让事情变得明晰和简单,但一个复杂的事情,就不可以动用一点点激情和试图三言两语去解决。我们需要的就事论事态度是,复杂的事情不要简单化,简单的事情也不需要复杂化。如同视频真相,警方提供的是滋事,那么岳丹这方面提供的是暴力执法,不管哪一方,都应该有完整视频的,直接自我曝光,不就行了,难道说现在的人气还不够吗?

 

 

这个贴标签之恶,还在于又把地域歧视搬出来了。哪一个地方都可能出现能人、牛人乃至圣人,但总也会有恶人、坏人乃至混蛋、王八蛋,但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可这个毛病在中国人这儿就是解决不了,如同我刚才的前半句,已经是犯了这个毛病。

 

 

贴标签还在于混淆了当前事件的根本,让凭空而出的枝叶给打断了。请问就算翁志刚的父亲有见不得光的事,和他在三亚旅游之中的遭遇有什么直接联系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不要把事物的本末倒置,同样的一个事件也只可以放置在这个事件的背景之下去讨论,过多的去扩充,只会让事态变的更为罗生门,更娱乐化,更无聊。

 

 

第四样恶是随兴站队。站队需要一点点理由吗?当然需要,但千万不要忘记自己的目标和自己的追求,我们针对的是什么,是某一个事情的丧失公平,而非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如果变成后一种,就是立场大于事情的本身,这是一种可鄙的行为。同时还会造成另一种困扰,干涉到了事件的原本处理结果。

 

 

独园居士 2013年2月21日 一稿废,重订一稿,此为重订稿(北京时间晚20时)

 

 

附录:关于中国互联网的站队彷徨,借助2008年的某次事件,予以提醒。

 

 

2008年10月11日晚哈尔滨南岗区西大直街82号的糖果酒吧,名叫林松岭的男青年死在酒吧门外10多米处,赤裸上身。 与林松岭等人发生斗殴的,是6名警察。

 

 

在这次事件中,网络前后发生过六次风向转变。

2008年10月12日,悲剧发生第二天,网上就开始疯传一个帖子:《昨晚哈尔滨6警察将哈体育学院学生当街殴打致死》,有文字,有图片。六名警察成为了网民声讨的对象,舆论几乎呈一边倒势态。

2008年10月13日,黑龙江省电视台做了报道,首次披露了从警方手中翻录的事件监控录像。录像片段显示,死者林松岭曾多次主动出手击打警察。其弯腰捡起酒吧门外碎水泥块(警方称之为“道板”),拍向警察的镜头令人印象深刻。片断中,警察一方看上去十分克制,而林松岭一方,呈现出挑衅、攻击的架势。 ——在此之后,网络站队的声音开始偏向警方。

 

 

2008年10月14日,网上出现了一段来历不明的“完整版视频”,清晰度很高,明显不是翻拍,网友猜测如果不是酒吧人员流出那就可能来自警方内部人员。这段视频看起来没有经过剪辑,其内容也更加明确地指向林曾主动挑衅。网络舆论支持警察一方似乎占据了主流。

 

 

2008年10月16日,网上出现背景论和恶少论。在这个后来被证实是谣言的传言中,死者成了很有背景的强势一方,仿佛打死人的警察才是弱势。 林松岭的父亲林吉利,此前就在网上传言中被称是一名房地产商,经营着哈尔滨市多宗房地产项目。 16日的谣言更进了一步,而且谣言是打着“网友人肉搜索出来的”的旗号被传播的,仿佛网友发现了真相。——这个时候,站队的姿态更是倾向警方。

 

 

2008年10月17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林家人否认有背景的新闻,18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卢洪喜宣布,经过与所传领导逐一核实后,发现网上传言不属实,林家没有高官背景。 确认这一消息后,许多网友开始对于几天来的复杂喧嚣、摇摆彷徨进行反思。流言还没完全消散,但已经不能左右主流。——这个时候,进入了彷徨状态。

 

 

2008年10月19日,在代理律师的陪同下,林松岭的家属调看了事发当晚的监控录像。北京中高盛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凤滨对南方都市报记者称,警方披露的录像没有展现林松岭“吃亏的部分”。 据了解,记录“10·11”事件的监控录像(酒吧内、外)时间“近半个小时”。新华社一名观看过全部监控录像的人士向记者证实,录像“超过20分钟”。 目前,网上流传的录像时长近8分钟。披露的主要内容为林松岭等人殴打警察。 ——在看到媒体报道视频并非真的完整版,而只是保留了对警察一方有利的部分后,很多网友愤怒了。加上林已经被证实其实没有背景,这些信息一起改变了网络舆论,对死者一方的同情重新拥有了对等的话语权。很多人依然在旗帜鲜明地或同情或痛恨警察,但也有很多网友已经开始更多地理性探讨并期待真相。——原版新闻请参见这个网页《夜幕下的哈尔滨,网民呐喊后的彷徨——2008年10月23日南方新闻网》http://news.qq.com/a/20081023/000450.htm

 

 

备注参考资料:

三亚通报游客警察冲突真相 称系游客滋事打民警——2013年2月13日

http://news.sina.com.cn/c/2013-02-13/215026261270.shtml

三亚旅游悲惨遭遇续 专家:反对个别事件标签化——2013年2月21日《黑龙江晨报》

http://www.baidu.com/link?url=ii6QGJqjJ4zBBpC8yDF8xDherCavK5BcCmwWcIoYPRqwN5ExGzR-rdQjQmynoyG3ZY7X_lSwx9xn262k4qO

《易碎的公信力》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E1NzM2ODA4.html

(上班累了?来网购一会!)

【D5大生活】官方微信公众平台,最强互动,直接加微信号
d5-yuansu 为好友 ,也可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你懂的

光影 影讯 挖图 话说 轻生活 联系电邮: d5yuansu#gmail.com(# 换成 @). 站务捐助(感谢支持) 渝ICP备17002209 斗地主 干邑 衬衫搭配 365bet官网 365bet 3D打印 深圳论坛 餐饮加盟开店 loctite